0371-6777 2727

小鱼儿主页李苦禅 高瞻远瞩

更新时间:2019-11-09

  李苦禅禅(1899年01月11日—1983年06月11日)原名李英、李英杰,号励公,山东高唐人。自幼家贫,在民间绘画艺人影响下学画。1919年入北京大学附设的“勤工俭学会”(又名法文专修馆)半工半读,同时在北京大学附设的“业余画法研究会”向徐悲鸿学习素描与西画。1920年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中文,1922年转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西画系学习。期间,常靠晚间拉洋车维持生活。为此,同学林一卢赠其“苦禅”二字为名(苦,即苦难的经历;禅,古称写意画为禅宗画)。

  1923年拜齐白石为师学国画,成为齐门第一名弟子。白石老人赠其手书云“苦禅(第画笔及思想将起余辈,尚不倒戈,真人品之高即可知矣”;认为“英(苦样)也过我,英也无敌,若老死不事大名,是无鬼神矣”。1925年于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毕业后任北京师范学校美术专科国画教员,1930年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抗战初期辞职寓居北京。因平日与爱国志士交往甚密,一度被捕入狱,在狱中坚贞不屈。1946年任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教授,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附属民族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后任该院国画系教授。擅大写意花鸟画,作品继承民族绘画优良传统,并融中西技法为一炉,常以松、竹、梅、兰、菊、石、荷、鱼、鸡、鹰等为题材,具有笔墨厚重豪放,气势磅礴逼人,意态雄深纵横、形象洗练鲜明的独特风格,树立了大写意花鸟画的新风范,长屏巨幅更为世人所瞩目。

  李苦禅艺术年表1916年入山东聊城省立二中,从国画家孙占群习画,首先学画荷花。是年作中国画《猫》《鸡》和《鹤》(原系四条屏,现失一条)。1918年暑期,入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从徐悲鸿学炭画,并受益于陈师曾、贺履之、汤定之等先生。次年,临摹徐悲鸿的油画《搏狮》。

  1919年以聊城二中学生代表的身份赴京,参加“五四”以及“六三”爱国运动。后进北京大学附设的“留法勤工俭学会”,半工半读。

  1920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旁听,攻读中文。在北大,他听了蔡元培、李大钊、陈独秀、梁启超、罗素(英国)等人的演讲,还见到了日后闻名中外的人物、徐特立等。

  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美术学校(1934年更名为国立北平艺专)西画系,靠夜间拉人力车维持生计,极其艰苦,同学赠他一个艺名为“苦禅”,自此以苦禅名行世。

  1924年在齐白石的精心培育下,他画艺大进。在国立艺专成立“九友画会”,九友分别是:李苦禅、王雪涛,王仲年、徐佩遐、孙公符、何冀祥、阎爱兰,颜伯龙、袁仲沂。

  1925年夏,北京国立艺专举办毕业生作品展,李苦禅展出了油画《合唱》等和八幅大写意花鸟画,展出作品被林凤眠校长及其他老师全部买走。

  次年,毕业于国立艺专。应聘为北京师范学校与保定第二师范学校的美术教师。结识王森然,并成为终身好友。次年作水彩画《宛平县城》、《麦收》和《参观陈列馆》。作巨幅国画《鹰杮图》。 1926年齐白石的画价大增,许多人假造他的画去卖大价钱。李苦禅极其厌恶这种行为,宁可自己的画一钱不值,也不去造假牟利。齐白石赠其诗云“苦禅学吾不似吾。”“苦禅不为(不造假画)线日,《晨报》副刊《星期画报》第85号发表其作品《松鹰》,齐白石在画上题道:“昔人学道有言一而知十者,不能知二者,学画亦然。劣天分者见任何些数而一不能焉!愚者见一下如无一。苦禅之学余而能焉,见一而能二也。白石题记。”图下有编者语:“李英杰李君号苦禅,画学白石而能变化,在艺术大会中佳构甚多,最得好评。”“艺术大会”指国立北京艺专春季艺术大会,由林风眠发起,提倡美育。与赵望云等人组织“吼虹艺术社”(全名为“中西画会吼虹”)主要成员有李苦禅、王雪涛、孙之儁、侯子步、小鱼儿主页王青芳等。该社宗旨为“以中为体,以西为用”。该社首次联展在北京中山公园水榭举办。次年重要作品有中国画《群鱼鹰》,油画《活动》、《和平之泉》、《群鬼》、《战场之夜》、《爱的哲学》、《重心的象征》,《威尼斯的佩环》等,可惜这批作品历刼难甚多,至今下落不明。

  1928年与王森然结拜为兄弟,并应邀住在王森然西四石碑胡同的家中,二入朝夕相处,共同探讨文艺。这段时期,李苦禅的生活比较稳定,在绘画上有了突破性的发展。秋,与凌嵋琳结婚。次年,王森然为天津《大公报》创办《艺术周刊》,曾大量介绍李苦禅和赵望云的艺术,引起社会的很大关注。4月14日,《大公报》发表其作品《惨淡京都》。11月23日,又发表作品《惨暮》,颇具版画风格。7月1日,参加中西画会在北海漪澜堂举办的画展。8月4日,《霞光画报》推出中西画会第二次画展专刊,登载了齐白石对李苦禅的评价:“谨观中西画会诸君之作,皆笔情大雅,无女子见人有羞缩态度也,将来再行展览,必有可观耳。苦禅之画,比前度展览会大进,何其令吾辈真可畏!一哂记之。白石山翁。”同时还刊登了郝左春对李苦禅的评价:“艺术界革命的前驱”。次年,齐白石赠与李苦禅一本《齐白石画集》;并在封面上题字:“苦禅仁弟画笔及思想将起余辈……”1929年吼虹画社曾出版两期《吼虹月刊》,后因经费紧张以及宪警的干涉而停刊。还编有《苦禅望云画集》两册。次年,为齐门篆刻女弟子刘淑度作册页,齐白石在其上题道:“苦禅画思出人丛,淑度风流识此工。赢得三千同学辈,不闻扬子耻雕虫”。齐白石将弟子李苦禅比作孔子门下的颜回。次年,《李苦禅画集》出版,由齐白石题签。

  1930年春,应林凤眠之聘,赴杭州艺专任国画教授,与潘天寿同事。二人朝夕相处,互相切磋大写意艺术,两位不拘陈法的艺术家结为好友。他将潘天寿的作品首次邮寄给居住北平的齐白石,同时与任教于艺专的法国大雕塑家罗丹的弟子卡姆斯基(俄国)相友善。在教学上,曾倡议合并中西画系,以促进中西绘画之融合。在杭州期间,结识张大千和京剧大师盖叫天。

  1932年,在杭州国立艺专任教。次年作中国画《鱼鹰》《游禽》《喜鹊》等。

  1935年,参加“一二·九”爱国运动。夏,与张大千重逢于北平。次年,家庭遭变,与凌嵋琳离异;改字为励公。作《清供图》赠王森然,齐白石题道:“英也过我。”

  1936年,以兼课与卖画为生。1月,北平炳林印书馆印刷出版了《李苦禅画集》,ThinkPad E450笔记本液晶屏幕拆装教程。上海,内收他30年代初期作品17帧,王森然作序,藏画者为:无数青山拜草庐主,亦即王森然。

  1937年,北平沦陷。伪“新民会”企图拉拢李苦禅等社会名流为他们做事,被他断然拒绝。此后,他辞去日伪“公立”学校教职,短期在私立美术学校教中国画。当时,他主要靠卖画为生,并参与中共领导的地下抗战活动。

  1939年,5月14日,以“勾结八路军”的罪名,与学生魏隐儒同时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遭刑讯28天,受到严刑拷打,但坚贞不屈,表现了崇高的民族气节。出狱后拒绝伪职,并继续参加爱国活动。次年,与学生魏隐儒、齐白石的弟子李榛在北平中山公园董事会举行书画联展,作品销售一空,生活上的困难暂时得到缓解。

  1942年4月2日至4日,与魏隐儒赴山东,在济南青年会举办联合画展。其中,李苦禅展出的作品,计有《群鸠》、《松鹰》、《枯木苍鹰》,《芙蓉小鸟》、《白梅喜鹊》,《铁树荔枝》、《蝶恋花》等64幅。11月,与李慧文结婚。婚后,与魏隐儒、关友声赴青岛举办书画联展。1945年抗战胜利后,私立中国艺术专科学校复校于济南,李苦禅任教务主任。

  1946年,被徐悲鸿院长聘为北平国立艺专国画教授,并被推选为首届“中国美术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次年,结识画家吴作人和许麟庐。

  1948年春,在北平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举办画展。与曹陇丁在兰州、西宁、临洮等地举办联展。

  1949年解放前夕,与何思源(北平市市长)、徐悲鸿等北平文化界名流合力斡旋,呼吁和平解放北平,以保护古都文化遗迹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1950年,受到不公正待遇,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遂上书主席。主席即亲自致信徐悲鸿,嘱咐设法解决此事,并派秘书田家英登门代为看望。在李苦禅受打击的日子里,许麟庐的“和平画店”给了他许多温暖。春,与齐白石、徐悲鸿、许麟庐在“和平画店”聚会,以神来之笔作泼墨《扁豆图》,赢得大家拍案叫绝。秋,为许鳞庐母亲寿辰作《双鸡图》,齐白石在此画上题道:“雪个先生无此超纵,白石老人无此肝胆”。

  1951年调民族美术研究所任研究员。因自愿报名于土改工作,被派往四川江油参加土改工作队,在一农民家里发现一失踪已久的战国青铜重器,向上级打报告,有关部门立即将之运回北京,挽救了这一稀世珍宝。土改后回京凭记忆作山水画《剑门关一瞥》赠张守常,画家一生很少作山水画,此为其中极珍贵之一幅。

  1957年9月16日,齐白石逝世,悲痛万分。1961年应邀赴青岛、济南、烟台、蚌埠、合肥等地举办画展和学术讲座。

  1966年“文革”开始,因被诬为“反动学术权威”而遭残酷批斗和查抄,被关入“牛棚”,受尽折磨,绝不屈服。即使在“牛棚”中,他也从不间断站桩等练功,对光明的到来仍不失信心。

  1969年“造反派”逼他违心承认在抗战时期曾有失节行为,他愤然写下了保证书,以反击“造反派”对他的污蔑。

  1971年,因病回京,被指令在中央美院传达室看门,不久即退休居家。老人孤身一人在京,生活极度困难。

  1972年,周恩来总理指示抽调一批画家为宾馆和驻外使馆作陈列画,李苦禅也在其中,三年中为国家义务作画三百余件。

  1974年,被“”打成“黑画家”,遭大会批斗四次,但他愤愤不平,暗地里照画不误。

  1975年,他预感到“”之流的末日就要来临,挥毫画了《白菜江蟹图》,以白菜自喻,以“江蟹”讽喻“”。

  1977年,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尽义务为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组(中国画研究院之筹备机构)作画二百余幅。

  1979年,为人民大会堂作巨幅《松鹰》和巨幅《盛夏图》(与其子李燕合作)。

  1980年,为人民大会堂西藏厅作巨幅《墨竹图》。此系自唐代有画竹以来首件最大篇幅的画竹之作。随即又画了同样篇幅的第二件墨竹《劲节图》。任全国政协委员(特邀)。参加《中国花鸟画》和《苦禅画鹰》《苦禅写意》三部科教影片的拍摄,贡献出一生的写意技法。12月6日,应邀赴香港举办“李苦禅、李燕父子书画展”,并在港讲学。12月13日至19日,“李苦禅,李燕书画展”从香港移往九龙尖沙咀博雅画廊继续展出。《李苦禅画集》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问世。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他出版的第一本大型画集。由弟子龚继先任责编,他对此甚为满意。

  1981年,被选为“中国画研究院”委员。完成巨幅国画《盛夏图》,气势磅礴,豪情万丈。这幅作品用四张“丈二匹”联结而成,面积约有21平方米,堪称中国大写意花鸟史上的奇迹。参加教学片《苦禅写意》的拍摄。到漓江写生作画。

  1982年,赴深圳,珠海、广州、苏州等地参观。在深圳特区参观时为《特区文学》写了观感,并题字“人杰地灵,振兴有望”。在蛇口留下“振兴中华,由南启北”的题词。

  1983年1月13日,中国美术家协会,美协北京分会及中央美术学院在北京饭店联合举办大型茶线岁寿辰,并祝贺其从事美术教育工作60年。首都美术界画友和其他各界人士100多人出席了会议。6月5日,与李燕合作《哺幼图》,他画竹石并题字,此为他生前所作的最后一幅画。6月8日,应邀为日本长崎孔庙书写仪门对联:“至圣无域泽天下,盛德有范垂人间”。6月11日凌晨,因心脏病突发逝世。